鲤狱

懒癌晚期,几乎什么都吃,主吃all叶,all27

【酒茨】你若幸福

【酒茨】你若幸福

#考试成绩出来心态崩了,写点玻璃渣#
#be预警#
#渣文笔,写到后面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茨】
大江山治退后茨木便没了活着的目标,会的只是漫无目的地在了无生息的大江山游荡,不知过了多久,妖怪的生命也是有限的,渐渐的茨木的眼睛模糊了,手脚迈不动步子了,终于有一天他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茨木的灵魂漂出了体外,但他却不愿去地府投胎,依旧在酒吞曾经待过的地方飘荡。那一天鬼使黑白欲带走他时,晴明出现了,他说若是与他签订契约便可继续留在人世,茨木答应了。虽不知一个人类是如何活这么久的,但是他的身边早已没了之前那些人的身影,是死了吧。也罢,一个人的等待太过孤独,两人的等待却也不过是同病相怜。
不知过了多久,看着曾经的事物飞速的转变人类的科技不断发展,还活着的妖怪隐藏身份在人类世界中生活,他也以灵魂状态等到了酒吞的转世……安倍晴明本就不是愚蠢之人,他紧随着世界的变动,运用手中的权利把酒吞收作养子,对于此举茨木是不喜的,好在这仅仅是个名存实亡的身份,两人并无什么父子之情。茨木贪婪的跟在酒吞身边,金色的眸子随着他的身影移动。

【酒】10岁——重逢

雨滴淅淅沥沥地滴在屋檐上,地上积起了一滩滩的水洼,一个少年孤身一人在雨中漫步,一头红发不羁的束在脑后。
酒吞刚与当地的地头蛇干了一架,虽说是胜了,却也免不了身上伤口的增加。酒吞皱了皱眉,自记事起他便是个孤儿,只知自己的名字,忆不起自己从何而来要去何处,也从没有人在意过自己,从未有过“家”这个概念,四处漂泊……直到那天,那个白发如狐狸般的男子收养自己,才有一个可归之处,但从那是起酒吞时时能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如影随形,却从未找到过目光的主人,看到的永远只有毫无一物的空气。那个唤作“安倍晴明”的男人,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他似乎是名阴阳师,现在这个唯物主义的年代竟还有这种职业得以保存,这世间真的,有妖怪这种生物吗?那那双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眼睛,是晴明派来的妖怪吗……

【茨】
挚友真是厉害,不愧是鬼王的转世,从未系统的学习过知识却可如此快地掌握它们,仅仅几年时间便可足够强大到一人独自生活。茨木痴迷的看着酒吞的快速成长,未曾发现自己的身体渐渐开始透明。晴明却看见了,了然的看着茨木随着酒吞远去。

【酒】18岁——独立
被晴明收养后的酒吞被安排了去上学,从未接触过这个领域的酒吞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知识然后以一种自己都不明所以的速度创业,而后从晴明家里搬出来。而那道视线一直伴随着他,从未离去。酒吞有些迷惑,他已经独立,那晴明为何还是让那个不知名的妖怪跟着自己,不是说他失去了对别人目光的敏感耳熟时间的沉淀已经让他习惯了那一妖的视线,若是某一天消失,他许会感到不适吧……

【酒】23岁——结婚
25岁的酒吞与一名女子走上了婚礼的殿堂,两人携手走在红毯上,郎才女貌。酒吞有些疑惑,自己结婚晴明应该祝福自己才是……但,那复杂的目光中表露出酒吞看不懂的感情,悲伤,了然,惋惜……那道一直存在的视线若隐若现,到底……?

【茨】
看着挚友与一名女子走上红毯的样子,看着酒吞幸福的笑容,茨木露出了释然的笑容,身体开始消散……

酒吞蓦地发现自己再也感觉不到那道视线,心中一空,心中茫然,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

“挚友,你若幸福……”未完的话消散在空气中,无人听见。

评论

热度(20)